首页 针灸常识 针灸技法 针灸临床 针灸文化 针灸大师

中医针灸代表性传承人有哪些绝活?

2019-07-11

程莘农: 三才针法起死回生

擅长治疗:中风、半身不遂、血崩、慢性咽炎、面神经麻痹、偏头痛、三叉神经痛等病症。

持针按指一个动作,不消半秒,就轻巧地将针送入。针刺一个病人,从针第一个穴位,到最后一穴得气,一般不超过五分钟。作为针灸界的泰斗,程老有“快针”的美名。

为什么扎三下呢?这可是程老潜心研究几十年所得方法,被誉为“程氏三才进针法”,是程氏针灸的技术基础。三才,取意天、人、地三才,即是浅、中、深,进针时先刺1~2分深,通过皮肤的浅部,再刺5~6分深到达肌肉,三刺3~4分深,进入筋肉之间,然后稍向外提,使针柄和皮肤之间有一定距离。

由于吸取了中国传统针法与管针进针法的长处,将点穴、押指、穿皮、送针等动作揉和在一起,在一两秒内完成,得气(即感觉)极为迅速且效果良好,具有快速无痛、沉稳准确的特点。

当年巴西的一位大使夫人患坐骨神经根炎多年,疼痛难忍,都没办法下床活动,试了很多方法,都难以缓解。听闻程老的神奇医术,专程邀请程老到巴西大使馆出诊。见到患者后,程老一言不发,屏息调律,切住病脉,沉思片刻后便取出四根银针,扎针半小时后,大使夫人的疼痛骤减,竟然能下床活动了,在场的人无不感叹针灸的神奇。

展开剩余88%

有一次,程老在天津急腹症医院经络研究所授课,下午五点左右,医院妇产科病房一位产妇妊娠子痫发作,产妇已经昏迷,胎死腹中。束手无策下,产科主任立即找到了程老,程老当时为其急行针治,还开了一个中药方,让住院医生给产妇在18:30将头煎药服下,23:00将第二煎药服下,当夜23:30,产妇开始出现腹痛,胎动自然产下,后经连续治疗,竟然痊愈出院了。

程老现在因年事高已停诊,他的技术传承代表有长子程红锋,擅长采用梅花针治疗青少年近视、远视、儿童弱视,耳穴电脉冲治疗失眠、头痛、三叉神经痛及莫名疼痛等;长孙程凯,擅长使用“程氏针灸三才针法”治疗女性月经不调、痛经、卵巢早衰、功能性不孕、更年期综合征等;弟子杨金生,擅长以程氏针灸治疗各种痛症;弟子王宏才,以“程氏消渴三调法”全面防治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等。

贺普仁: 火针享誉天下第一针

贺普仁,国医大师,全国名老中医,北京中医医院原针灸科主任,教授,中国针灸协会高级顾问、北京针灸学会终身名誉会长。

擅长治疗:下肢静脉曲张、中风、风湿性关节炎、儿童弱智、子宫肌瘤、外阴白斑等。

提起中医针灸大师贺普仁,不得不说到他将气功、武术和针灸三者集为一体,开创独特的快速无痛针刺手法,并将较少有人问津的火针疗法重新挖掘出来,被同道和业内赞为“天下第一针”。

在长达五十余年的从医生涯中,贺普仁博采众家之长,用全新的治疗思想,创立了“贺氏针灸三通法”,即微通法(用毫针针刺)、温通法(用火针或艾灸)和强通法(用三棱针放血)。贺普仁尤为推崇温通法,即我们现在常说的火针疗法。火针疗法是将0.5毫米粗、耐高温的金属针在酒精灯上烧,至通红,对准穴位,快进快出,不留针,整个时间不超过0.5秒,针刺后患者皮肤上出现一个小的白点,感觉一点点疼。目前,贺老的火针疗法在治疗下肢静脉曲张、中风、风湿性关节炎、儿童弱智、子宫肌瘤、外阴白斑、慢性小腿溃疡等病上均有显著疗效。

贺普仁的学术继承人、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程海英讲了一个贺老的病例:她跟贺老出诊时,有一个病人是被家属搀着进来的,而且呲牙咧嘴,看上去很痛苦。贺老一看就说,这肯定是腰椎间盘突出。一问,果不其然,拍过片子了,就是这个病。

贺老当时说,“行吧,让病人跪在床上”。患者家属一听,很惊讶,“跪着?!”贺老说,“没错,跪着,坐在脚后跟上。”然后吩咐取穴--伏兔穴(在大腿前面,当髂前上棘与髌骨外侧端的连线上,髌骨上缘上6寸)。程海英说她当时也很迷惑,贺老解释说,只有这个体位才能取到这个穴。扎完这一个穴位后,过了一会儿,病人自己就能慢慢下床了。

提起贺老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。1972年,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访华。一天晚宴之后,田中角荣血压骤然增高。贺普仁接到通知,赶忙前去救治。原来,田中角荣患有高血压,又贪杯,事后血压升高,人昏眩,头疼。贺普仁给他在曲池、合谷、阳陵、足三里处扎针,然后,在田中角荣的百会穴上,他又用了三棱针进行放血治疗。一放完血马上测量,田中角荣的血压下降了20毫米汞柱,立刻见效。

田中角荣的夫人也患高血压,见此状也要求一治,于是贺普仁也依样给田中角荣夫人放血,快速让她的血压降了下来。田中角荣非常满意,从此后,在日本国内大力推广中医针灸。

张缙: 24种毫针拿下寒症

张缙,曾任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分会主任委员、中国针灸学会资深常务理事、东北针灸经络研究会会长、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研究员、博士研究生导师。

擅长治疗:五官、妇科、脾胃等疑难杂症。

“四个人里,我应该是最年轻的吧。”清晨七点多,记者的电话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,透过马路上嘈杂喧闹的人流车流声,底气十足、分外清晰,很难让人相信,电话那头是位83岁的老人。这位长者就是张缙,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传承人之一。至今,还在黑龙江中医研究院出诊。

针灸,在大家眼里很神奇,除了针到病除的疗效,还有现如今各式各样的针具,有一米多长的蒙针、能通电的电热针、烧得通红的火针,而张缙教授却谈起了最不起眼、最普通的毫针。

因为,越简单的越难掌握!

毫针,大约在所有的针灸科都能找到,去针灸科看病的病人有90%以上,都扎毫针,但是用起来的效果可不一样,“比如说腰疼,同样的穴位,有的医生扎一个月也不好,有的医生一针就能见效,为什么差别这么大,这就是针刺手法的不同”,张缙教授举例,他用了近五十年来研究毫针的针法,“几乎每天都和毫针做伴儿,比和家人的时间还长”,他提出了24式单式手法及烧山火、透天凉、飞经走气和气至病所的复式手法。

听起来挺复杂,简单来说,就是把针扎到相关的穴位上,医生手指一用力,整个针就成为力的载体,用针力去激发穴内的经气。这时穴内的经气可沿经传至相关部位,机体就会自我进行调整达到治疗的目的。针刺手法关键在于“力”的运用,要“力贯针中,力在针前,针随力入”,按照这套程序进针,针入穴内,可立刻得气,在治疗寒证时用烧山火的手法,热症时用透天凉手法。

如妇人血寒之证(痛经)在关元或气海穴上行取热之法,其热可下传到会阴部位,收到奇特的疗效。用针取热取凉的手法,就是针灸中的绝技。常见的痛经,是典型的寒证,用此法一两次就好了。热证的典型症状就是发烧,1岁以上的孩子,用这个方法退烧非常安全。

但是孩子扎针,会不会很疼啊?相信这是很多父母担心的。“用速度克服疼痛”,张缙教授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,探索研究出四种快速进针法,在极短的时间内进针,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剑客,看不见出剑,就能取胜一样,这样的速度,自然是感受不到疼痛。

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,他到东北军区某外科当大夫,偶然得到一本针灸家朱琏写的《新针灸学》,细细读来非常感兴趣。一次他同事的母亲得了急性结膜炎,“老太太特信针灸,坚决要求我为针灸,说实在的,针灸治眼病我想都没想过,只好先回去翻书,第一次在老太太的睛明、鱼腰、瞳子髎、合谷四个穴位上行针,停留了一个多小时,出针后,她眼睛的肿痛感就大有好转,第二天行针后,不适的症状几乎完全消失了,第三天再次施针结束后,老太太的眼睛就完全好了。”由此,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踏入了博大精深的中医领域,一干就是半个多世纪,并成为了成绩斐然的大家。

郭诚杰:皮肉针治乳腺增生第一人

郭诚杰,陕西中医学院教授、主任医师,我国著名针灸专家和中医乳腺病专家。2010年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。现任中国针灸学会荣誉常务理事,全国首批名老中医学术指导老师。

擅长:针刺治疗乳腺增生、神经肌肉损伤、内科疑难杂症等。

八十高龄时仍专心科研,年逾九十依然每周两次门诊,92岁时穿着一袭大红中式马褂登上甚火的养生堂节目过了把电视瘾,这就是“针灸治疗乳腺增生第一人”郭诚杰。

乳腺增生,简单来说,就是乳房内长了个小桃核样的肿块,是典型的“情绪病”。宋代《妇人大全良方》里这样解释了它的成因,“妇人久郁,乳内结核如杏。”“核随喜怒消长”。可见,精神因素对乳腺增生影响很大。郭老做过统计,500例病人中,情绪不好的人的人得乳腺增生的占了90%。

而郭老从七十年代就与这个病“过招儿”,一手针药并举、针到块消的绝活儿将这个妇女常见病“收拾”的服服帖帖,这套方法,也被确立为国家认可的标准方案。

一枚软软的皮肉针,嵌入相应穴位的浅表皮肤里,不痛不痒,活动自如,而之前疼痛的乳房肿块,被刺入的针与相配的药联合强攻,仿佛风干的杏儿,逐渐缩减直至全无,这就是郭氏治乳腺增生的一绝。

郭老的这个皮肉针,是专门自己制作,“为了减轻病人负担,让病人能够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好的治疗。”电话里,郭老操着浓重的陕西口音,对记者耐心的解释道。皮肉针也就是嵌针,将针由内向外平刺入皮肤下,包好,用胶布固定,让病人活动一下,不痛就可以让病人回去了,对外地患者非常适合。

择针之后是定穴,选穴也是郭老历经多年心血确立的两组独特穴位。一组是胸穴,一组是背穴。“针灸治疗乳腺增生不可能一次治好,得治很多次,但是你不能老用胸穴,它也需要休息。”郭老说。假如这个人情绪不好,脾气很大,乳腺很疼,你可以加上阳陵泉。脾气一发容易有肝火,阳陵泉能疏通肝气,消除肝火。

而用“话疗”消火解郁,通常是郭老给患者看病时首先要做的“准备工作”。“很多乳腺增生患者前来就诊时都焦虑的很,郭老就先给他们吃个定心丸,宽宽心。” 陕西中医学院郭诚杰名老中医工作室负责人雷阵全说。

“别担心,不算多严重,我治过这种情况很多了。”这是郭老安慰患者的口头禅。这一说,患者还真放下心来。因为,针到病除,郭老就是有这个十足的把握。

早在1975年,郭老就首次尝试针灸治疗乳腺肿块,1988年,郭老发表《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病114例观察及机理探讨》,结果显示针刺组有效率达到93.5%。

要说针法到底有多灵,且不说众多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患者,单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许扬教授的亲身经历足已证明--按照郭老的方法诊治一个黄豆大小乳房硬结,针刺一次,膈俞放血一回,复诊时就没有了。“针之灵,诚不虚。”许扬感叹。

I声明信息:

本文选自:网络。本公众号所分享文章仅供参考学习之用。发布内容若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,可随时和我们联系。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。文中涉及所有方剂药物及治法为学习参考之用,非专业人士请勿试药!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